首页 > 财经 > 28家中国实体上“黑名单”!跟美封杀华为的企业“压力山大”,

28家中国实体上“黑名单”!跟美封杀华为的企业“压力山大”,

时间:2019-10-31 15:34:24

资料来源:zhczyj,作者:吴启生,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10月7日,美国商务部发言人就美国商务部将28个中国实体列入制裁出口管制“实体名单”一事发表声明。

新闻发言人说,已经注意到美国商务部已经将28个中国实体列入出口管制的“实体名单”,并将继续关注事态发展。长期以来,美国经常根据其国内法对中国实体实施单方面制裁。这一次,在人权的幌子下,美国在“实体名单”中增加了28个中国地方政府机构和中国企业来实施制裁。美国借此机会诽谤中国的边境管制政策,粗暴干涉中国内政。中国对此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

此前,美国也将华为列入“实体名单”。我们可以看到美国通过操纵市场力量打击中国企业、抑制中国发展势头的努力是否有效,跟随美国政府压制中国的跨国公司得到了什么样的“回报”。

美国政府的“有形之手”伸向了中国的高科技产业

长期以来,美国一直扮演着“小政府”和“大市场”的角色。它把自己树立为国际社会自由市场的典范,并经常指责其他国家干预市场。

但事实上,美国联邦政府对市场的权力并不像它声称的那样“小”。

在过去一个多世纪里,美国联邦政府积累了相当多的经济政策工具来应对两次世界大战、经济危机和冷战的需要,特别是在涉及国家安全的经济问题上,享有几乎无限的权力。

美国在全球经济和国际金融通讯网络中的举足轻重的地位,也使美国政府有能力将其经济中的“有形之手”延伸到其他国家。

特别是在冷战时期,美国建立了庞大而严密的经济制裁和出口管制体系,通过操纵西方国家的跨国公司,达到了拉拢盟友、压制敌对国家的目的。

目前,美国政府仍然频繁干预企业的跨国经营活动,阻止或引导西方跨国公司将各种经济要素资源流向特定国家和企业,也是出于各种地缘政治和外交战略的需要。

2008年金融危机后,美国的相对实力大大削弱,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发展中经济体迅速崛起。

自奥巴马政府执政以来,美国一直强调中美之间的权力竞争。中国日益增长的高科技公司已经成为美国政府的眼中钉。

为了防止中国超越甚至取代美国在科技实力上的领先地位,美国政府已经开始向中国的高技术产业伸出其此前经过考验的“有形之手”。例如,中国高科技企业无法通过出口管制和外资安全审查获得发展所需的资源,西方跨国公司被诱导和胁迫切断与中国高科技企业的商业联系等。

作为中国高科技公司的代表,华为“理所当然地”成为美国政府“精确”压制的目标。

2018年12月1日,中美贸易摩擦缓解,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突然被拘留在加拿大温哥华机场。美国政府立即宣布,将以违反制裁伊朗禁令为由,要求加拿大将孟晚舟引渡到美国,这引起了公众的强烈抗议。该事件随后的发展表明,加拿大扣押华为高管是美国政府的指示,汇丰银行在该事件中也扮演了非常不光彩的角色。

2 .想调查华为但找不到“证据”

汇丰是总部位于伦敦的汇丰控股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其前身是香港上海汇丰银行,由苏格兰人托马斯萨瑟兰于1864年在香港创立。本行业务网络覆盖欧洲、亚洲、中东和非洲、北美和拉丁美洲,覆盖全球65个国家和地区。它是世界上最大的银行和金融服务机构之一。

汇丰银行因涉嫌帮助墨西哥贩毒者洗钱和违反制裁而成为美国司法部的目标,并于2012年被美国政府罚款超过19亿美元。作为惩罚的一部分,汇丰银行还与美国司法部达成了为期五年的“延期起诉协议”。

根据该协议,汇丰同意加强反洗钱和遵守制裁禁令的内部监督,允许美国司法部向银行派出大量监管人员,并承诺在未来所有调查中与美国政府合作。为了逃避美国司法部对其违反美国制裁法的指控,汇丰银行于2016年底开始与美国政府合作,在银行内部进行自查,并在2017年2月至7月期间至少向美国司法部报告了四次自查结果。

汇丰银行在给美国的报告中声称发现华为通过幌子公司与伊朗保持商业关系的记录。自2007年以来,华为开始将其子公司天空通信出售给另一家名为canicula的公司,交易于2009年完成。汇丰银行援引华为向canicula提供的1400万欧元贷款以及该公司与华为类似的注册地址,认为华为在向canicula出售skycom后,与两家公司保持了长期的财务联系,并实际控制了两家公司。

此外,汇丰提交的文件还包括孟晚舟2013年给汇丰的英文ppt。ppt指出,华为在伊朗的业务严格遵守联合国、美国和欧盟对伊朗实施制裁的法律法规。华为已经出售了其在天空通信的股份,孟晚舟不再是该公司的董事。天空通信只是华为在伊朗的商业伙伴。这两家公司之间的关系是正常的商业合作。

收到汇丰的报告后,美国政府迅速采取行动,包括要求加拿大在2018年底拘留孟晚舟。今年早些时候,美国司法部在纽约东部地区法院正式提起诉讼,指控华为、天空通信和孟晚舟“金融欺诈”和“违反美国伊朗制裁法案”美国声称华为通过其非官方子公司天合网进入伊朗电信市场,并向提供金融服务的相关银行隐瞒了华为与该公司之间的真实关系。它误导汇丰银行等银行向天空通信提供超过1亿美元(约7亿元人民币)的资本结算服务,违反了美国针对伊朗的法律。

事实上,美国在2017年之前就开始考虑调查华为违反美国制裁禁令的行为,但一直在努力寻找证据。当时,美国国会批评华为,理由是根据各种媒体报道,华为未能提交符合美国制裁伊朗禁令的证据。至于汇丰提交的材料,一心要扳倒华为的美国司法部赢得了很多。特别是,汇丰银行将华为此前提供的ppt文件移交给了美国司法部,这成为美国起诉孟晚舟的核心“证据”。据此,美国认为孟晚舟向金融机构和美国政府做出虚假陈述,误导国际金融机构向华为提供违反美国制裁伊朗禁令的金融服务。

上述美国指控没有明确的事实依据。美国认为天空通信一直在华为的控制之下,但事实上,自2009年以来,华为已经切断了与天空通信的关系,华为不再持有该公司的股份。孟晚舟女士已经从天合联盟董事会辞职,不应对天合联盟涉嫌违反制裁的行为负责。在中美在贸易问题上的复杂博弈以及特朗普自己表示要利用华为作为谈判筹码的背景下,美国政府的指控不仅没有坚实的法律基础,而且调查本身也有明显的政治动机。

汇丰真的不知道吗?

作为对汇丰“强有力合作”的奖励,美国司法部于2017年12月撤销了对汇丰的指控,并将汇丰描述为被华为“误导”且事先不知情的“受害机构”。汇丰银行也如愿以偿,躲过了美国政府的进一步调查和惩罚。

然而,汇丰真的是一个不知情的“受害者”吗?

如果之前没有证实天合网不再是华为的子公司,汇丰会继续向华为提供金融服务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正如华为创始人任郑飞在最近的一次媒体采访中指出的,汇丰银行从一开始就知道华为和天空通信的关系。汇丰通过出售客户信息和收集证据来逃避美国政府的调查,这显然是投机行为。

在与美国政府罗志合作压制华为的“证据”并导致华为首席财务官被拘留后,汇丰知道自己有罪:

一方面,它渴望在国际社会面前澄清与此事的关系,包括单方面取消与华为的业务往来,并高调宣布汇丰不是此案的涉案方;

另一方面,它向中国抱怨,声称向美国提交信息是绝对必要的。

今年年初,汇丰集团首席执行官约翰·弗林特(john flint)和首席法律官斯图尔特·利维(stuart levey)等高管为汇丰与美国司法部之间的合作进行辩护,声称他们别无选择,只能合作,因为美国司法部已经向汇丰派出了大量监管人员,他们能够根据此前与美国达成的“延期起诉协议获得任何信息。

汇丰银行的这种“感觉必须做”显然是站不住脚的。即使根据美国法律,汇丰也没有义务向美国政府提供不受美国监管、控制和访问的数据或信息,但汇丰有义务这样做。

为了与美国的“长臂管辖权”合作,无视中国的司法主权,未经中国政府许可将中国境内公司和人员的信息转移到海外国家,无视合作伙伴的利益,这本身就涉嫌违反中国法律。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该事件也清楚地表明,由于美国政府安置了大量间谍,汇丰银行在过去几年里基本上已经被暂停业务,并已成为一家受到美国政府严密监控和操纵的金融机构。

切断华为的供应链!更多的企业加入了进来。

作为打击华为的后续措施,美国政府在今年年初对华为及其高管提起诉讼后,开始援引出口管制条例,要求美国公司切断华为的供应链。

2019年5月15日,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Industry and Security Bureau)将华为及其子公司列入美国出口管制“实体名单,理由是违反了制裁伊朗的禁令,禁止美国公司未经许可向华为出售芯片、软件和提供相关服务。根据美国出口法规,列入“实体清单”意味着美国企业在向华为出口货物之前必须向美国商务部申请许可证,而华为通常会被拒绝。

美国商务部宣布针对华为的出口管制措施后,相关美国企业在美国法律的压力下开始重新评估与华为的业务关系,甚至立即减少或暂停与华为的业务往来。然而,这些公司中的许多都希望为了自身利益与华为保持业务关系。因此,他们想尽一切办法规避美国政府的限制,包括考虑将美国的本地研发基地迁至不受美国法律管辖的其他国家,以及减少出口到华为的商品中美国技术和服务的含量。当然,也有一些美国公司对特朗普政府的出口管制措施做出了积极回应,甚至在执行中采用了更高的标准。其中,伟创力和联邦快递最为勤奋。

Flex是一家成立于1969年的美国电子制造商,目前是世界第三大专业电子铸造服务提供商(ems)。尽管其全球公司总部位于新加坡,伟创力仍保留其在硅谷的行政总部,并因此被视为美国跨国企业。伟创力在20世纪80年代末进入中国,并在珠海、上海、长沙和天津设立了许多工厂。华为曾经是伟创力的重要客户,从企业收入来看,该公司在美国科技企业中对华为的依赖程度相对较高。然而,在美国商务部将华为及其数十家子公司列入“实体名单”后不久,伟创力开始参与华为禁令的浑水。

2019年5月17日,美国商务部对华为采取出口管制措施后的第三天,伟创力宣布将停止与华为的所有商业合作,撕毁与华为的合同,并停止分包华为产品。此外,伟创力以执行美国出口管制条例为由,拒绝归还代表华为交付的价值上亿元的生产设备、材料、半成品和成品,并将其扣留在伟创力在中国和国外的工厂。伟创力推迟了华为的正常生产,给华为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

经过多次不成功的谈判,华为于8月6日向伟创力发出了一封律师信函,指控其没收华为的材料,并提出数亿元的索赔。伟创力不遵守商业合同和在中国执行“美国法律”也受到公众舆论的广泛谴责。伟创力随后发布了一封中文公开信,并将其行动解释为合规的需要。伟创力在信中表示,“我们对最近的贸易形势极大地影响了我们与重要客户华为的关系深感遗憾。美国商务部最近采取的贸易措施造成了极其复杂的困难。我们已尽最大努力解释相关法规,并采取了我们认为确保合规所必需的行动。”

然而,为了给美国公司足够的时间完成必要的调整,美国商务部早在5月20日就签发了为期90天的“临时通用许可证”,允许美国公司继续在特定范围内与华为合作。高通、美光、英特尔、谷歌等美国科技公司此前后也发表声明称,他们与华为的合作不会受到太大影响。在此期间,一些美国公司甚至加班为华为供货。在这种情况下,伟创力对华为采取的激烈措施与美国商务部的立场和其他科技公司的做法形成鲜明对比,其声明也难以令人信服。

对华为包装“精确错误”的5点质疑

与伟创力的简单和粗鲁相比,联邦快递的行为更加离谱。2019年5月19日至20日,联邦快递未经客户授权,将华为发送的两个包裹从东京转移至联邦快递美国总部所在地田纳西州孟菲斯。此外,联邦快递还试图将另外两个包裹从越南转移到华为亚太地区的其他地方。华为指出,这四个包都是文件,不涉及技术。

对于这两起事件,联邦快递最初声称这是一个“错误”,并不是有意按照美国政府的指示行事。联邦快递在5月28日官方微博上发布的道歉信中表示:“我们重视我们所有的客户,他们每天给我们递送超过1500万个包裹。很抱歉,华为的少量货物被误转运了。我们确认联邦快递没有转移这些货物的外部要求。相关货物正在退还给发货人。”

联邦快递对华为包裹的“精确错误”引起了各界的强烈质疑。其解释难以令人信服,其行为也明显违反快递行业法规。鉴于美国联邦快递(Federal Express)未按其名称递送快递,严重损害了中国用户的合法权益,违反了中国快递行业的相关法律法规,中国政府相关部门于6月1日宣布,他们决定发起调查。

面对中国政府和公众的强烈不满,联邦快递似乎无意后悔,并继续歧视快递邮件中涉及华为的包裹。这只是位置的改变。它发生在美国。6月21日,美国杂志《个人电脑》(pcmag)的工作人员在社交媒体上表示,为了进一步评估华为的最新手机,该杂志的英国编辑通过联邦快递(FedEx)向美国编辑部发送了一部华为p30手机,但在运往美国印第安纳州首府印第安纳波利斯的当天,手机很快被运回英国。运单上注明的退货原因是“美国政府的原因”。杂志工作人员后来发表了一篇文章,指出同事们在其他快递方面也有类似的经历。

联邦快递服务部在接到pcmag员工的投诉后,随后通知该杂志,由于华为及其全球68家子公司在5月份被美国政府列入“实体名单”,该名单限制了美国企业与上市公司之间的业务往来。联邦快递的客服部门也声称,由于美国政府和华为之间的问题,联邦快递不会接受该品牌的任何产品。

该回复引起了《个人电脑》杂志的强烈不满,因为在“拒绝”事件中没有提到名单上的华为实体。联邦快递的这一做法也表明,与华为没有联系的普通人通过邮寄华为产品进入美国,这也违反了美国政府的禁令。华为发言人还表示,这是对美国政府行政命令和实体名单的错误解释。

另一家美国快递公司联合包裹称,“没有规定禁止华为设备在英国和美国之间运输。”ups只是拒绝向69家华为上市公司运送货物,这些公司都在美国以外。

在舆论的压力下,联邦快递终于在6月22日承认了这个错误,并向杂志进一步解释说,“包裹被误退回给了寄件人,我们为此错误道歉。”“作为一家每天运输1,500万件商品的全球性公司,我们致力于遵守所有规则和法规,同时调整我们的运营以适应美国不断变化的监管环境,并将对客户的影响降至最低。”该公司接着补充道,“联邦快递能够接收和运输华为的所有产品,但美国实体名单上列出的华为实体除外。”

联邦快递不愿意再次承担责任。

面对来自各方的压力,联邦快递似乎不愿为美国政府对华为的镇压承担责任。

6月24日,联邦快递向哥伦比亚特区的美国地方法院提起诉讼,寻求禁止美国商务部要求联邦快递执行《出口管理条例》,声称该部门的规则违反了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给联邦快递带来了“无法承受的负担”,侵犯了联邦快递作为“公共承运人”的权利

联邦快递(FedEx)在其19页的投诉中指出,美国联邦快递无法取代政府每天监控数百万货物运输的技术组成,因为“从物流、经济和法律角度来看,这是一项不可能的任务”。

联邦快递在诉讼中还吐槽,“我们是一家货运公司,不是一个执法机构”,若无意中承运了违反政府禁止向某些中国企业出口的产品,公司不应担责,也不应指望由该公司来实施出口禁令,

澳门现金网



上一篇:邓州市房产管理中心召开学雷锋报告会
下一篇:万家团圆度佳节 多彩活动迎国庆(礼赞新中国 奋进新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