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聚光灯下的东南亚:金融科技市场蓄势待发

聚光灯下的东南亚:金融科技市场蓄势待发

时间:2019-10-19 15:14:34

目前,金融技术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产业之一。

8月22日,央行发布了《金融技术发展规划(2019-2021)》,这是中国金融监管机构首次系统总结和探讨金融技术,是国内金融技术发展进程中的里程碑。

随着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与金融业的不断融合,万物的互联互通正在改变金融商业模式,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崛起已经成为不可逆转的时代趋势。

相关数据显示,2018年金融科技投融资数据创下许多新记录,但2019年初创企业的上市情况不容乐观。

如今,当传统金融机构和金融科技初创企业之间的新战争全面展开时,在新兴市场东南亚的存在感日益突出。

Cb insights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东南亚金融科技活动持续升温,金融科技领域融资比例飙升143%,初创企业尤为频繁。

例如,越南的电子钱包和数字金融服务平台momo完成了第三轮融资,根据dealstreet asia的数据,融资额约为1亿美元。

菲律宾金融科技初创公司Oyager innoations创建paymaya作为支付应用,获得了2.15亿美元的融资,其中包括腾讯。

新加坡金融技术公司c88完成了由益百利牵头的2800万美元的第三轮融资。该公司的cekaja和ecomparemo分别为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需要贷款、抵押贷款和保险等产品的银行、保险公司和消费者提供服务。

从国内金融科技企业的航行过程来看,东南亚作为海外登陆的“第一站”一直非常活跃。

以蚂蚁金融为例。一方面,它已经与许多国家的当地移动支付机构达成合作(如印度尼西亚的dana、泰国的ascend、柬埔寨的pi pay等)。),另一方面,它也在寻求其他金融领域的投资机会,如今年年初宣布完成对印尼消费者集结地akulaku的1亿美元战略投资。

Pinti和uob于2019年4月宣布成立合资公司华迪科技(Huati Technology)。此前,2017年10月,Pinti在新加坡成立的金融技术公司pivot推广数字财富管理和智能投资技术服务。

范普金科也非常重视东南亚市场,参与了越南电子商务平台tiki.vn的C轮融资,同时,范普金科与新加坡金融服务机构cashwagon也达成了战略合作。

被称为“互联网女王”的玛丽·米克(Mary meeker)在代码会议上发表的2019年互联网趋势报告中提到,“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做法正越来越多地被海外同行借鉴。”

今天,中国的金融科技无疑已经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从巴杰到互联网巨头或金融科技公司,他们都把目光投向东南亚。目前,已有10多家中国金融科技企业分布在东南亚各国。

为什么中国的金融科技初创企业选择东南亚?

首先,随着“一带一路”国家倡议的推进和中国与东盟关系的不断改善,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将东南亚作为自己航海的首选。从雅加达到马尼拉,从河内到金边,中国企业和投资机构已经开始陆续落户,争夺市场和人才。

第二,地理位置、人口和经济发展潜力的结合使东南亚成为中国金融科技的必由之路。庞大的人口、高移动互联网普及率和包容性金融的巨大差距都成为许多平台出海的动机。他们渴望在新市场培育新的独角兽。

第三,近年来,由于中国对共同基金的监管更加严格,一些金融科技企业主动或被动地开始寻求海上发展和生存。最近,中国监管部门不断强调互联网的两条红线:“用户隐私”和“数据安全”。在数字经济和数字金融时代,金融支付机构面临着大规模清洗。

第四,随着越来越多机构的涌入,许可证监管也开始成为一种趋势。2016年底,印度尼西亚金融管理局规定,海外公司需要申请金融许可证(目前为p2p许可证)才能在印度尼西亚开展金融服务。第一步是注册成立一家外资合资公司。与地方机构的合作也开始成为主流合作模式。

放眼全球金融市场,东南亚也享有有利条件。

尽管EFST正在扩大其全球足迹,但由于技术法规和融资环境,只有数字银行部门发展迅速。欧洲银行业管理局(European Banking Authority)2019年7月发布的《金融技术对支付和电子货币机构业务模式的影响报告》指出,欧洲金融技术和支付行业正面临以下挑战:

英国退出欧盟可能会影响英国机构提供跨境服务的能力;

一些机构依赖银行和信用卡或借记卡机制;

操作灵活性和网络安全性;

中小型机构应特别关注合规问题。

客户数字化与金融服务教育大众化。

北美在金融科技领域的主导地位不再像过去那样强大了。伊利诺伊大学商学院的茅野教授说,“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是美国经济学中相对较新的概念。金融科技发展存在很大差距。在美国,学术、监管和工业之间的差距是巨大的。”

回顾亚洲地区,早期和大规模融资数量的急剧增加导致亚洲交易数量同比增长38%,达到世界最快水平,融资516笔,达到创纪录的226.5亿美元。

拉丁美洲一直是电子发票领域的世界领先力量。据统计,2017年拉丁美洲生产了150亿张电子发票,占全球360亿张电子发票总额的近一半。这为许多相关的金融技术平台创造了潜在的商机。例如,它可以为在线贷款平台提供更多数据进行分析,提高风险控制的可行性,降低产品和服务的风险。然而,拉丁美洲仍然面临政治和经济环境不稳定、监管体系效率低下和地方市场结构分散等风险。

自2014年以来,东南亚金融科技发展迅速。到2018年,印尼、菲律宾、越南等国国内生产总值将增长6%以上,网络技术和设施投资将相对较高,移动互联网覆盖面将逐年增加。谷歌和淡马锡的联合研究显示,到2025年,东南亚的互联网经济预计将超过2400亿美元。

安永(Ernst & Young)发布的报告《2018年东盟金融技术普查》(asean fintech census 2018)显示,东南亚国家累积金融技术投资的前五大子行业是:支付、金融信息技术、保险技术、消费金融和另类贷款。

总体而言,东南亚国家金融科技发展状况明显分化。

新加坡:创建枢纽

根据2018年全球金融中心指数(gfci),新加坡是仅次于伦敦、纽约和香港的第四大国际金融中心。它也是世界第三大外汇交易中心和亚洲第一大外汇交易中心。

新加坡目前有490家金融技术公司,是东南亚国家中数量最多的。其中,支付、技术支持和点对点贷款是在新加坡注册并获得大量融资的主要企业类型。此外,新加坡还举办了许多著名的高端金融科技峰会,如全球区块链科技峰会和金融科技节周。

新加坡已经有许多总部机构。

此外,新加坡的电子支付业务正在稳步增长。据statista预测,新加坡电子支付用户数量将以12.4%的复合年增长率增长,2022年总交易量预计将达到187.96亿美元。

印度尼西亚:巨大潜力

印度尼西亚有262家金融技术公司。在大多数lp眼中,印度尼西亚是东南亚最有吸引力的投资市场。一项tryb调查数据显示,75%的投资者对东南亚市场的金融技术产业持乐观态度,印尼受到的关注最多,74%的有限合伙人对投资东南亚资本市场相当感兴趣。

根据基于互联网数据的著名统计机构we are social的最新报告,印尼的网络普及率为56%,相当于中国的。

在监管方面,印度尼西亚和新加坡一样,也建立了沙箱机制。

近年来,随着小米和vivo手机的进入,印尼智能手机覆盖面已经超过银行账户覆盖面,达到总人口的62%。因此,电子商务、电信、打车软件和技术公司推出的许多电子钱包服务正以平均每年20%以上的速度高速增长。

尽管经济发展迅速,印度尼西亚的包容性金融发展仍然相对落后。印度尼西亚信用卡协会(akki)的数据显示,印度尼西亚市场上流通的信用卡约有1690万张,信用卡用户有800万,仅占总人口的3%。

菲律宾:快速变暖

根据菲律宾中央银行对金融包容性的bsp调查,从2015年到2017年,拥有正式银行账户的菲律宾成年人人数增加了22%,但拥有正式银行账户的菲律宾成年人人数仍然只有1 580万,仅占菲律宾成年人口的22.6%。菲律宾互联网金融市场报告显示,每100名菲律宾人中只有2人拥有信用卡。

菲律宾是东南亚第二人口大国,平均年龄为25岁。它是亚洲最年轻的国家,有强烈的消费欲望。

根据著名的互联网数据统计机构we are social的最新报告,菲律宾拥有6000万互联网用户,网络普及率达到71%,比中国高出14个百分点。

从总体发展环境来看,菲律宾是世界上少数几个承认数字现金交易合法性并向合格企业发放许可证的国家之一。目前,菲律宾最著名的共同基金协会是“金融技术联盟”和“金融技术博士”。

近年来,菲律宾金融科技产业发展迅速,发展潜力巨大。截至2017年底,菲律宾共有115家金融科技初创企业,金融科技产业总投资1800万美元,年增长率为16.4%。

越南:尚待开发

越南的金融技术起步较晚,发展非常有限。

根据solidarity发布的《释放越南金融技术的增长潜力》,2017年越南银行账户覆盖率为59%,预计2020年将达到70%,与东南亚其他国家相比仍有一定差距。

越南居民至今没有改变他们的现金支付习惯,金融交易也没有与移动设备很好地结合。因此,世界银行将越南视为全球金融准入的25个国家之一。

目前,越南的金融技术主要包括三个子领域,即数字支付、个人贷款和企业融资。

柬埔寨:初始阶段

2018年8月,柬埔寨金融科技协会正式成立。cfa计划在2019年第四季度开业,为新成立的金融科技公司提供服务和建议。协会副主席埃迪·李(Eddie lee)表示,cfa旨在将从初创公司到成熟技术公司的所有行业利益相关者聚集在一起,建立社区,促进合作。

近年来,随着柬埔寨科技投资的增长,该国的创业生态系统也在迅速发展。湄公河战略伙伴关系和raintree development联合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第二季度,柬埔寨至少有12家科技初创企业宣布了融资计划,较去年的5家增长了140%。

金融技术是柬埔寨科技初创企业中最热门的行业,有超过50家活跃的初创企业,包括莫拉克、班奇、皮帕、邦格洛和smartloy。

然而,柬埔寨金融科技的发展仍处于初级阶段,服务范围相对狭窄。目前,很少有中资金融科技企业进入柬埔寨。只有少数电子商务巨头,如蚂蚁金融和pi pay,进行了合作。此外,新中国在线(New China Online)在柬埔寨建立了在线平台和当铺,主要为当地公务员、律师、医生和其他收入稳定的人服务。

在最近举行的“一带一路背景下的中国东南亚金融科技布局”研讨会上,行业领袖等讨论了全球化背景下金融发展的新趋势和东南亚市场的金融科技布局。

常恒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秦洪涛表示,东南亚金融技术市场虽然有机遇和发展潜力,但也存在一定的挑战。例如,各国的监管政策不确定,车牌获取时间长,对资金的要求越来越高。

“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在合作社股东方面对当地人员的持股比例都有一定的要求。因此,在通过金融科技拓展东南亚的过程中,除了了解相关国家的相关政策、商业环境和信贷环境的差异以及市场竞争的差异之外,还有必要迅速建立一支国际人才队伍。”

新加坡金融监管局(mas)首席金融技术官索彭杜莫汉蒂(Sopnendu mohanty)从监管者的角度提出:

一是为金融科技发展创造良好环境,放松监管,有效防范风险,防止行业发展受到过度抑制。

其次,从工业设计的角度来看,技术和整个金融服务都发生了变化、现代化和重新定义。如何监督特定的特殊活动并在风险之间找到平衡是非常重要的。

第三,随着对市场的不断了解,我们应该不断更新监管模式和方法,以适应新的商业模式。

“例如,在新加坡,我们更新了对众筹的监管,以匹配商业模式和支付业务。2015年我第一次就职时,对支付的监管仍然非常规范。随着两三年的过去,支付领域发生了很大变化。”

全球智库战略投资研究部负责人严志军认为,中国科技金融企业“走向全球”的初衷已经改变。过去,他们不得不外出,主要是因为中国收紧金融监管政策的压力。现在更重要的推动力来自数字丝绸之路,特别是东盟作为数字经济核心领域的关注。

对于具体国家的选择,严志军还提出了“四个维度的评价”,即机会、风险、增长潜力和对话关系的维度,这些维度可以全面量化和打分来做出判断。

国家外汇管理局总会计师孙天奇认为,大多数新兴市场国家电子商务发展不发达,监管能力不强,制度不完善。因此,他认为,在这种背景下进行的交易必须如下:

一是跨境金融服务交付方式必须持有金融许可证;

其次,许可证必须有边界。

第三,我们必须打击跨境、非法和非法金融交易。

第四,在一些涉及跨境业务、外汇交易、跨境股票交易、贵金属交易等的应用或公开号码上做广告。是非法的,需要控制。

菲律宾rcbc银行首席创新官利托·维拉内瓦(Lito villaneva)提出了一个“4p”模型,用于如何颠覆传统模式,在银行内部建立数字交易,即人、推广、产品和场所。

“这有着深远的影响。如果你加上4 P和3 V,这意味着利润最大化,产生数据和降低成本。所有这些都意味着价值。无法接受这种数字变化的企业或金融机构将无法生存。”

玖熙财富管理集团执行董事、玖熙财富国际和玖熙财富证券首席执行官林彦君表示,在东南亚,玖熙财富专注于两个机会:

一个是消费金融。因为所有国家的消费金融都在增长,但同时杠杆相对较低。东南亚市场非常年轻,许多人甚至没有基本的金融服务。这蕴含着巨大的机遇。

第二是技术输出。玖熙希望帮助东南亚当地银行提供从开发到风力控制模型和在线客户的纯技术服务。在这个过程中,它只能在不冒险的情况下分享利润。

“我认为将来应该有两个。你很难区分金融和消费,因为做消费、科技和不可避免的是要赋予地方金融机构权力。区别在于承担风险,但技术的驱动力是相似的。”

同登科技联合创始人兼合作伙伴马俊群也透露,同登的海外布局已经持续了一年多。在新加坡国家主权基金淡马锡的投资下,同登科技在新加坡设立了国际总部。

“现在我们的东南亚市场分为三个梯队:第一梯队,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发展非常快;第二梯队越南和马来西亚的业务运营相对稳定。第三层,印度和泰国,业务发展相对缓慢。”

易卜拉欣大中华区决策分析业务总经理黄建明认为,虽然新马两国都有自己的征信机构,并为小企业开发了nicole score,但要想推进新加坡市场,将成功案例推向其他国家,有必要思考上下游与现金流之间的关系,并通过串联实现新的突破。

“在‘信用调查战’中有许多变化,特别是东南亚的低信用调查覆盖率。因此,生态圈的企业应该努力寻求与其他大公司的合作。例如,我们与金融超市公司和电信公司合作,将整个生态圈连接起来。”

总的来说,尽管地缘政治和贸易战争紧张,东南亚金融科技仍显示出巨大潜力。无论是自然环境和地理位置带来的优势,还是经济和人口带来的红利效应,都表明东南亚拥有良好的金融科技投资环境。

2017年是中国金融技术开发东南亚的爆发期。现在我们看到一些先驱遥遥领先。然而,今天仍有1亿欧洲金融集中在东南亚。简而言之,不仅仅是市场和盈利空间,还有已经出现的问题和有待解决的挑战。

如今的东南亚就像中国一样,互联网金融几年前刚刚在中国出现。机会很多,但也有各种风险。

由于东南亚国家历史国情、商业环境和市场竞争的巨大差异,东南亚的金融科技水平也大相径庭。除新加坡外,其他国家的金融科技起步较晚,发展水平相对较低,商业模式相对简单。各国监管政策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许可证获取时间长,对资金等条件的要求越来越高,人才梯队难以建立,数据隐私受到保护。

中国企业应该采取长期战略走向东南亚。在创业过程中,不应该照搬国内支付、网上贷款、大数据服务等方面积累的发展经验,更不要说短期项目发大财了。只有深入了解本地监管,从人员、文化等方面积极融入本地,与本地同行和国内同行沟通,更快融入本地市场,才能实现健康、长足的发展。

目前,中美贸易摩擦仍在继续。对国内金融科技企业而言,东南亚这个人口众多、潜力巨大的“缓冲区”将成为机遇。

我们期待更多高质量的金融科技企业为不同国家和地区带来创新成果和包容性金融服务。





上一篇:粉丝、明星、经纪的权力之争:正主非主 消费者也不是上帝
下一篇:杭州笕桥花园小学唱响中国梦